大家都在搜

東莞張繼雄幕后黑惡權錢權色交易內幕大揭秘!



  東莞改革開放后,東莞制造率先發力,東莞酒店業等服務業迅速跟上。近些年,東莞旅游尤其是東莞森林公園旅游,也是飛速發展。東莞經濟的快速發展,背后涌動著大量的權錢交易、權色交易,不然哪里會有那麼多貪官一個接一個倒臺?

    然而,有一個涉黑又涉黃,暗地里有過許多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的東莞高官,他卻安然退休至今。他就是東莞張繼雄,曾任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原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等高官,他也被東莞民間戲稱為“地下市委書記”。所謂“地下市委書記”就是能量大的驚人,可能臺面上的市委書記辦不到的事情,他能辦到;臺面上市委書記整治不了的人他能整治。

    這些事情在哪個城市的官場都算奇葩,在東莞更不例外。今天我們就看看這個隱形的東莞“地下市委書記”,東莞幕后大黑惡都做過哪些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的勾當。

    1、與“地下市委書記”權錢交易的東莞“太子輝”。

    “太子輝”,即東莞太子酒店的老板梁耀輝。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梁耀輝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廣東地區代表,2012年當選為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此外,梁耀輝還曾入選首屆東莞“十大慈善人物”。

    梁耀輝公司下屬的太子酒店為五星級酒店,成立于1995年,注冊資本110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文藝演出、卡拉OK歌舞廳等。梁耀輝曾以20億元個人財富位列“百富榜”第406位。

    2014年2月9日,媒體曝光太子酒店桑拿中心存在組織賣淫活動,稱其2004年開始,即逐步開始成為一個大規模提供賣淫活動的場所,并逐漸渲染出“產業化”和“專業化”特點。“桑拿技師”中還包括許多未成年少女。

    被曝光后,梁耀輝即通知相關人員緊急毀滅證據。太子酒店桑拿中心賣淫案案發后,先后有15人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曾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梁耀輝缺席當年全國兩會,隨后其全國人大代表資格被終止。

    2015年10月9日,全國旅游星級飯店評定委員會發布公告,取消東莞太子酒店等7家飯店的五星級旅游酒店資格。

    2017年8月14日,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梁耀輝犯組織賣淫罪、串通投標罪、單位行賄罪等三罪,數罪并罰判處無期徒刑,并處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于梁耀輝的發家史,許多人并不了解。

    梁耀輝,1967年出生,東莞黃江人。

    據《中青報》報導,梁耀輝早年曾從事服務行業,剛起家時并不富有,甚至開過理發店、經營過發廊,創業頗為艱難。上世紀90年代初,梁耀輝的“第一桶金”就是靠其經營的黃江“小天天”發廊里的50多個“小姐”獲得。用當時東莞最“高端、頂級”的服務攫取巨額利潤,是他走向“成功”的第一步。

    靠經營發廊使得梁耀輝賺到第一桶金,但這桶金只能讓他脫貧致富,并不能促使他積累到巨額的資本,去投資經營酒店及其他行業。

    在這個時候,他事業上的貴人出現了,那就是在黃江鎮當大官的張繼雄。

    張繼雄,1948年8月出生,1970年4月參加工作,東莞企石人。1980年5月至1996年4月歷任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主任、黃江區委副書記、區長、黃江鎮委書記。從這個時間段可以看出,張繼雄的黃江工作了16年之久,可以說這十幾年黃江的各種經濟現象,都與之密切相關。

    那麼,這個階段的東莞黃江鎮有什麼特殊的經濟現象呢?答案是:走私車。

    也就是在張繼雄主政黃江鎮期間,黃江的水車(走私車)生意開始漸漸聞名天下。

    “如果你買不到足夠便宜的豪華車,那是因為你沒到黃江!”這是廣東二手車,走私車行業內流傳許久的一句名言。

    有業內人士爆料,黃江走私二手車行業內,不僅有明確的分工還有多渠道的銷售方式,已經形成一個集國外買車、邊境送車、境內銷售、制作檔案、舊車修飾、售后服務等多個環節在內的完整產業鏈。

    黃江的老百姓說:“形成這一惡果和黑色產業鏈的年代,正是張繼雄主政黃江的上世紀90年代。張繼雄‘功不可沒’,也難撇清關系。”

    而當常規的走私經營者只敢走私汽車零部件和拼裝車時,梁耀輝卻在張繼雄的保護下膽大妄為地選擇了只做路虎等高檔整車。在東莞人看來,梁對做違法生意的機會嗅覺極其敏銳,他最敢于孤注一擲,做風險大、最賺錢的買賣。

    在黃江做走私車生意,讓梁耀輝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財富積累。那個時候,張繼雄就成為梁耀輝的靠山和保護傘。從走私車生意大賺特賺后后,梁耀輝才有實力投資酒店業。

    1995年前后,隨著常年來東莞投資的臺商、港商的增多,東莞的色情產業慢慢興起。梁耀輝看準了市場對高檔酒店的旺盛需求,1995年投資建造了黃江太子酒店,在隨后的幾年中他賺了不少錢,之后除了投資酒店外又逐步涉足石油生意。

    在黃江涉足走私車生意的時候,梁耀輝就和張繼雄的關系越來越密切,其中少不了利益輸送。這就是所謂的生意人“養”官,官員照顧生意人,雙方各取所需。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梁耀輝也逐漸步入“政壇”。據知情人透露,他之所以能于2008年以廣東地區代表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完全是張繼雄在后面暗中幫忙,據說因為幫這個忙,張繼雄得到了1000萬元的酬謝。

    梁耀輝被抓后,張繼雄又想利用自己工作上的關系搭救。張繼雄從1999起即擔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所以他對警法這塊熟悉,人脈也廣。搭救行動后來因種種原因,并未如愿。為此,張繼雄還情緒低落了一段時間。梁耀輝被判刑后,張繼雄居然暗中派人照顧梁的家人。

    “太子輝”梁耀輝從輝煌走向暗淡的人生軌跡,對任何“紅頂商人”都是一種警示!說明無論在商業上多麼成功,投靠高官都有極大的風險,因為誰也無法知道今天所投靠的高官明天會不會成為被清算的對象,一旦被清算,依附在身上的羽毛也會一根根被拔掉,這幾乎是“紅頂商人”逃不掉的悲慘結局。

    2、與“地下市委書記”權色交易的東湖文化公司女老板傅娟。

    傅娟,這個名字在東莞文化圈那是赫赫有名。然而,傅娟到達是哪里人士?什麼學歷?什麼經歷?到底是傅娟還是付娟?傅娟名下到底有哪些關聯公司?傅娟到底在東莞做了哪些轟轟烈烈的事情?又或者,傅娟名下公司是如何在東莞從小到大發展起來的?她究竟是文化發展的天才?還是權色交易的犧牲品?這些問題有些只能回答一部分,有些或許只有等到他的保護傘倒下,才能揭曉答案。

    1996年6月19日東莞市東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傅娟是自然人股東,占股95%。

    2003年3月13日,東莞市鼎信拍賣行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東莞市東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為企業法人,注冊資金1500萬,在當時這1500萬必須實繳。

    2008年1月25日成立廣東艾利發劇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金800萬元,傅娟占股80%。

    2017年3月6日成立廣東小飛象藝術劇團有限公司,注冊地:東莞,注冊資金1000萬元,股權結構不清晰。

    據2017年12月26日東莞陽光網刊載的文章“東莞新年音樂會往事20多年潤物無聲見證城市蝶變”里有這樣的文本:“據傅娟回憶:“1994年我們給時任東莞市領導寫了請示,希望東莞能舉辦第一屆新年音樂會,在市領導的支持下東莞成功舉辦了首屆新年音樂會。我記得當時開籌備會大家擔心最多的是市民如果不穿西裝不穿裙裝怎麼辦?20多年前的東莞,正在從農村向城市演變,對于音樂會,很多市民還沒有具體的概念。”。文中還寫道:“傅娟給記者分享了一個很“離奇”的故事。“我們第一屆東莞新年音樂會是有人匿名贊助,至今,我都不知道這個匿名贊助的人是誰?他也沒有索要任何的回報!”這或許就是古典音樂、經典音樂帶給人的震撼。從此之后,傅娟和她的團隊每年都會舉辦一場東莞新年音樂會。20多年的堅持,讓傅娟收獲最多是感動、感恩。采訪中,她時常被東莞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的人的包容、接納、善良所感動。”

    1994年,她們的“團隊”就有勇氣給市領導寫信,只能猜測當時的傅娟很有文化超前意識和魄力。另外當時的東莞市領導做事很大方,敢于把這樣大的活動交給還沒有注冊公司的人來操辦,傅娟最初注冊公司是1996年。而更加幸運的是,她居然又碰到一個匿名贊助的“離奇”故事,所有的好事都讓她趕上了。這個故事本身諸多的巧合,就有點讓人難以想象。

    據知情人透露,女老板傅娟和“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的關系特別鐵,鐵到什麼程度呢?

    東莞市民都知道,東莞幾十個鎮、區,幾乎每年都舉辦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這幾個鎮每次搞大型文化活動,張繼雄就利用自己是市政法委書記及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的身份,給下面的鎮、區打招呼,在文化傳播方面多支持、關照傅娟。

    所以幾乎東莞所有鎮搞文化活動少不了傅娟的東湖文化公司,這在東莞已經是常態了。有一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不小心說漏了嘴:“誰敢不請傅娟的文化傳播公司,人家后臺硬。一場文化活動下來,100萬元能辦好的事情,往往要多給100萬,這不是明擺著的事,鎮政府有時也很無奈。”

    可見張繼雄的能量之大!能把一位小女子培養成“女強人”,并把“女強人”玩的團團轉,而“女強人”也把東莞的文化市場玩的團團轉。這樣大把撈錢就不在話下,在東莞朋友圈里,都傳聞傅娟的身價不菲,“大姐大”的名號也沒有白當。而這一切都要拜張繼雄所賜。

    前面提到的2003年3月13日注冊的“東莞市鼎信拍賣行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很神秘的公司,從企業注冊信息查詢看,公司股東有過變更,“企業資產狀況”里的各項內容均選擇不公示。

    不過,據知情人透露,這個公司有本事能接到東莞許多待拍賣的“不良資產”,并轉手從中牟利,這個利潤到底有多大,就很難查到了。

    2013年12月,廣東南方日報出版社出版的書籍《東莞人:講出自己的故事》中,傅娟更是以東莞東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撰寫了文章:東莞文化傳播,我是第一家/書中168頁。

    這份自信和霸氣,真不是常規的民企可以比的,而且也不像莞商低調務實的個性。

    2015年1月13日,東莞文明網上一篇“玩轉文化傳媒 民營莞企很“生猛””文章,其中這樣介紹傅娟的“東湖文化公司”:該公司曾連續十年承辦麻涌龍舟節,連續三年承辦虎門服交會開幕式晚會、“嶺南中國星”等,舉辦2005年謝崗登山節、2006年橋頭荷花節、2013年承辦東莞市跨年晚會……此外,2005年起,東湖文化創造性地打造“文化周末”晚會,至今已成功舉辦440多期,并榮獲2009年國家文化部創新獎,成為東莞重要的城市文化名片。

    能在東莞承辦如此多的文化活動,說自己“我是第一家”貌似也沒有吹牛。

    然而,這些成績如果全憑自己能力,那才能讓人心服口服。而實際上,她卻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用青春換財富,玩著一套權色交易的游戲,哪天樹倒猢猻散,這些權色交易的惡果才會讓更多人警醒。

    3、“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毫不留情打擊政敵。

    最典型的就是曾任東莞石排鎮鎮委書記的翟崇碧。

    新華網廣州2010年8月25日報導:“東莞石排鎮:從幼兒園到讀大學學費“全包””

    文中寫到:東莞市石排鎮位于廣東省東莞市的東北部,戶籍人口4.2萬人,下轄18個村和1個社區。近年來,該鎮大力度實施“科教興鎮”戰略,推出了一系列打造教育強鎮的有力措施。

    據石排鎮鎮委書記崔崇碧介紹,2008年3月,鎮委通過大量調研和論證,在全面實施國家9年義務免費教育的基礎上,率先提出用3年時間實現石排鎮戶籍人口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免費教育。

    翟崇碧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指出:“之所以推行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免費教育,就是為了進一步減輕群眾家庭尤其是農村家庭的教育負擔,真正讓改革開放的成果惠及老百姓。與此同時,也是為了探索戶籍人口福利分紅的新模式,將村組利潤轉化為推進教育、醫療、養老等基本公共服務事業的均等化。更長遠來看,通過營造尊師重教的社會氛圍,吸引更多人才到石排工作,使石排成為珠三角的‘人才洼地’。”

    據介紹,免費教育的所有補貼費用按標準由鎮財政通過銀行渠道直接劃撥入享受免費教育對象的私人賬戶。據估算,全面實施免費教育后,石排鎮每年增加鎮財政支出約1500萬元,當地政府表示完全有能力支撐免費教育的持續實施。

    更值得一提的是,石排鎮在對戶籍人口推行免費教育的同時,還千方百計解決外來人口子女的讀書問題。該鎮充分挖掘公辦學位以解決外來人口子女享受9年義務免費教育。

    就是這個積極推行免費教育的“點子書記”,因為沒有順從“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的旨意,沒有讓傅娟的文化公司在石排鎮暢通無阻,而被設計圈套迫害。

    4、“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打擊不投靠自己的民營企業不擇手段。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身為共產黨員的張繼雄開始信仰國外某一宗教,并受其影響而內心極端仇視佛教。

    2000年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內的觀音寺重建,觀音山逐漸成為東莞乃至珠三角地區知名的佛教道場。而張繼雄出于個人偏見的心理,對東莞觀音山佛教道場的發揚光大極為忌恨并伺機打擊。

    據樟木頭當地村民說:“想搞垮觀音山的不止張繼雄一人,是一大桿子人。但張繼雄是對觀音山起壞心最早的東莞官員。”

    據知情人私下透露,張繼雄絞盡腦汁,總想給自己創造整治觀音山的機會。2003年9月21日,觀音山公園外包的客運車出現一次小型的交通事故,(現在回頭看,這次事故,人為操作栽贓的可能性很大)當時并無人員出現重大傷亡,但當時時任東莞政法委書記的張繼雄隨后就迅速介入此事。并授意麾下的交警部門極力有意夸大該小型交通事故是一場重大的交通事故。他為了達到個人目的,肆意借題發揮,無限放大。

    張繼雄利用手中的權利將車禍事故惡意定性,進而導致觀音山上山的唯一一條信道被封,幾十萬上山朝覲觀音圣像的信眾及游客,以及觀音山的員工上下山都必須被迫步行7公里左右的山路,往返費時要達6個多小時。

    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為此多方反映,廣東省信訪局也向東莞市信訪局發來“粵信案【2003】6552#”批轉函件,要求東莞市相關部門給予觀音山的道路解封,但由于張繼雄等人的阻擾,一直沒有落實。觀音山森林公園仍然備受煎熬。此舉嚴重阻礙了觀音山森林公園的正常經營和發展。

    隨后,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又向中國旅游報等媒體反映了有關情況,尋求社會力量和媒體的支持,但張繼雄把控著東莞市的公檢法等強力部門,觀音山道路解封的希望仍然遙遙無期。最后,在各方壓力下,直至2004年9月份,張繼雄才不得不同意解封。至此,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的道路整整被封,關閉了11個月。

    2004年2月,劉志庚調入東莞市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劉姓家族在東莞從此稱王稱霸、胡作非為。曾揚言“一定要滅掉觀音山”的張繼雄時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一個為“滅掉觀音山”網羅黨羽壯大勢力;一個為家族斂財培植親信,兩者迅速結為知己,兩股勢力得以合流。張繼雄成為了劉志庚的“軍師”,為其發財貢獻出了無數的“妙計”,比如調整觀音山規劃,將觀音山門樓向東推移500米,騰出土地與門樓以西的5000畝左右的果園連成一片,用于房地產開發。而開發商自然是億兆地產,據相關資料顯示,億兆地產成立于2004年。大股東(80%)為廣東億兆恒基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億兆恒基”)。劉志庚的胞妹劉小苑即是億兆恒基的股東。億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兼營酒店、環保以及資本投資的綜合性集團公司。劉姓家族早已盯上觀音山這塊風水寶地,一直都期盼霸占觀音山的那一天。

    更龐大的計劃是,商定由樟木頭鎮政府以低價3000萬元強行收回觀音山的經營權,再以3000萬賣給億兆地產進行房地產開發。整個計劃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如果他們的陰謀得逞,粗略計算可為億兆地產帶來上千億元的利潤收益。

    隨后的從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線隧道工程和中石油天然氣管道工程更是在劉志庚、張繼雄等人的導演下,向著破壞觀音山,強奪觀音山的方向發展。

    一直到2012年他們炮制了聳人聽聞的“2.15武裝施工”事件,更多對觀音山公園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2012年2月15日,一千多名當地公安、特警封鎖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嚴禁所有人員、車輛進出,并把50多名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高管和員工強行抓走,其中13人被拘留8-15天(4名高管三人被拘留15天,一人受傷),于此同時強行開展大規模的工程施工,使整個國家公園處于癱瘓狀態。

    這種駭人聽聞的“武裝施工”,到底誰是幕后策劃實施的黑手呢?

    據知情人士透露,2月14日,時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的劉志庚,與他的鐵桿兄弟政法委張繼雄聯手,調兵遣將,從周圍七個鎮調了1200名公安和特警,于2月15日上午八點將整個觀音山公園包圍起來,禁止一切人員(包括記者)和車輛進出。然后荷槍實彈把在公園里圍觀的手無寸鐵的51名觀音山員工違法強行抓到派出所拘留,并全部帶上手銬。然后指揮中石油天然氣公司的幾百人強行在公園內大規模違法施工。

    當天有東莞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嚴少康和樟木頭鎮鎮委書記李滿堂,兩人在觀音山現場坐鎮,實施了各種違法行為。

    2月15日上午,劉志庚又派自己的秘書坐陣樟木頭鎮公安分局等處,禁止任何人為被拘人員解釋,并指示公安人員想辦法給被拘人員扣上罪名。

    不僅是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這些年來,凡是在東莞的民企如果想好好的生存下去,那都必須向張繼雄上貢。對于拒不投靠、不上貢者則無情打擊和迫害。

    5、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左右東莞官場30多年

    張繼雄在東莞官場30多年,非常自信與自傲,大有“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的江湖匪氣。東莞市民看在眼里,心里清楚。東莞很多不光彩的事,他都撇不清關系,因為他是東莞的“地下市委書記。”

    2014年6月6日,廣東省正式宣布已對省內多達866名“裸官”進行了任職崗位集中調整。在“裸官”這個詞誕生6年之后,廣東成為了國內首個公布“裸官”數量及處理情況的省份。

    據此前《人民日報》披露的數據,東莞市在這次調整中涉及的“裸官”達到127人。

    與“掃黃”的高調不同,“治裸”在東莞則要低調內斂得多。在東莞當地媒體上,找不到任何關于東莞治理“裸官”的只言詞組,甚至在引述領導相關講話時,媒體都會刻意避開“裸官”字樣,表述改為“不符合相關規定的”。有關東莞“裸官”的所有信息發布都需要通過東莞市政府或宣傳部統一安排,統一口徑。

    總之,東莞“裸官”這個蓋子不能隨便揭開,不然會臭名遠揚。因為,像以張繼雄這樣倚老賣老,居功自傲,自己屁股也不干凈的官員太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能撈就撈,能捂就捂,得過且過。

    在東莞坊間還有一個傳聞,據說是當年東莞市委書記佟星,因為是外鄉人,且工作有經驗有干勁,把東莞治理的很好。佟星在東莞幾年,東莞的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都很好,東莞市民交口稱贊。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慢慢的,以張繼雄為首的東莞本土官員,看不慣別人吃飽飯,做出成績,就想方設法的擠兌佟星。

    還傳說,劉志庚被調到廣東省當副省長以后,也就是2011年12月,江西樂平人徐建華調來東莞當市委書記。徐書記在東莞走馬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一定要把東莞建設好,給東莞市民一個交待,找回東莞因“性都”而失去的城市形象,重振東莞經濟雄風。

    然而,徐書記顯然“水土不服”,在工作中漸漸感到處處受阻,總有一些逆向的力量,讓自己無法開展工作。而且,官場環境險象環生,縱有在東莞改天換地之志,卻難以施展抱負。東莞市政府一些有正義感的老黨員、老干部們私下議論,徐書記的工作局面打不開與處處受阻,與張繼雄背后阻撓,帶隊攪黃市委領導班子有直接聯系。

    東莞市民還私下說:徐書記心有不甘的離開東莞,東莞市民很有些為他鳴不平。究其原因,還不是因為徐書記沒有恭敬好張繼雄這尊東莞的“活神仙”,沒有與他們同流合污所致。

    外省人在東莞施展不開,那本省廣東人來東莞做領導是不是會好些呢?徐建華書記的繼任是廣東鶴山人呂業升,他來到東莞后發現自己力不從心,在東莞這里也玩不轉。呂業升書記在東莞的任期是2016年5月到2018年1月,前后只有一年半多的時間,他也成為東莞1988年升級為地級市后七位市委書記里任期最短的一位。

    現在仍有傳說,張繼雄在東莞官場混了30多年,市局或哪個鎮要是調整領導班子,名單要先讓他過過目,把把關,一副十足的老爺作派。他鐘意誰就是誰,就提拔誰,獨斷專行,一手遮天。在東莞的30年間,經他手提拔的處級、科級干部不計其數,并在東莞各部門,甚至是廣東省廳都安插了很多親信。

    也曾有東莞市民提及,東莞“性都”的慢慢形成,都說有張繼雄培養的一份功勞。被東莞市民暗喻為東莞“地下市長”的李滿堂是張繼雄的嫡系,兩個人是鐵哥們,關系非同常規,私下里聯手做了很多見不得陽光的事。

    還聽到東莞官場上有人議論說:徐建華書記的迷茫,張繼雄與李滿堂共同噴了不少迷霧。徐書記的惆悵離開,也與張繼雄與李滿堂故意挖陷阱,設圈套有直接的關系。

    6、中央掃黑除惡“回頭看”,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在劫難逃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全國范圍內啟動。此后,中央決定派出督導組赴地方,檢驗各地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成果。

    近期,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陸續進駐各省,進行掃黑除惡“回頭看”專項工作。重點查什麼?

    “回頭看”將推動被督導省份繼續深化問題整改落實,不斷鞏固工作成果,堅決防止問題反彈。

    重點對當地黨委政府對掃黑除惡是否存在“過關”思想,督導反饋問題是否整改落實到位,專項斗爭是否取得新的突破,群眾滿意度是否提高等開展“回頭看”;

    選取部分掛牌督辦的重大案件,重點對法律適用是否準確,辦案是否依法嚴格規范、高質高效,“打傘破網”“打財斷血”是否落實到位,“一案一整治”措施是否落實等開展“回頭看”;

    選取部分重點行業領域突出問題,重點對監管部門是否履職到位,是否與政法各單位密切配合,是否創建健全長效工作機制、有效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等開展“回頭看”。

    廣東省許多市縣已經召開專門會議,迎接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準備做好各項配合工作,深挖“保護傘”和幕后黑惡。

    在中央整治貪腐、掃黑除惡的決心下,甚至有在職的正部級干部主動自首,交代問題。而東莞也已揪出了大量的貪官和幕后黑惡,像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這樣的幕后大黑惡在中央督導組的嚴查下,必將在劫難逃!

    (文章來源:網友供稿)




上一篇:江蘇溧陽市社渚鎮上蔣村民:守護家園我們在行動!
下一篇:科學看待膽固醇 泌特解氣助消化
地區推出政策,幫助父母獨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
北京pk10几点开始